jame

2021-06-25 02:53
瀏覽

  

  卡夫卡有部著名的小说《万里长城建造时》,这是他想像中的古代中国在修建长城。到了今天,“万里长城建造时”已然变成了“豪华空城建造时”:一个财力只有3000多万元的贫困县,计划斥资60多亿元建新城;一场历时10年的造新城运动,结果是留下了一堆“烂尾楼”。这绝不是当地政府头脑发热、一时冲动“拍脑袋”而造成的。[详细]

  

  

  清水河成空城,并非“拍脑袋”那么简单

  全国皆造城

  

  造城运动,不过是全国性“增长主义”的缩影

  国家追求经济增长,民众追求个人增收

  

  经济增长压倒一切的思想不可持续

  经济,会无限增长吗?

  清水河成空城,并非“拍脑袋”那么简单

  清水河成空城,并非“拍脑袋”那么简单

  全国皆造城

  从网上搜索一下,还可以看到很多造城运动,比如杭州要沿钱塘江建10座新城,有的是完全重新造一个新城;比如广东怀集上个月刚刚开工的新城,计划投资46.2亿元,规划达到30万人口、占地30平方公里;新疆阿勒泰也嫌空间太小,想开辟出一片新区域打造新城;河北邯郸县更是大手笔,计划投资210亿元建一个50平方公里的新城。[详细]

  有钱版清水河 鄂尔多斯50亿建新城保洁比行人多

  鄂尔多斯是一座现代化的空城,作为100万人新家的康巴什新区鲜有人居住,15分钟不见一个行人,驶过的汽车不到10辆。正是这样一座“鬼城”,其新开楼盘的房价已达6000元每平方米。与沿海一线城市一样,这里也同样充斥着炒房团的身影。[详细]

  自然版清水河:大理填洱海建豪宅 情人湖成传说

  2007年,大理市市委书记段玠讲话指出,要把洱海公园打造成省内乃至国内一流的城市公园,使市民有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2008年公园重新开放时,人们发现,公园不是扩建而是“缩建”,最美的景点情人湖不见了,成了“洱海天域”别墅区。[详细]

  造城运动,不过是全国性“增长主义”的缩影

  造城运动,不过是全国性“增长主义”的缩影

  国家追求经济增长,民众追求个人增收

  “新城即空城”现象,将颇具中国投资经济特色的地方政府主导新城开发模式来推动地方经济,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主流治国理念的核心就是追求经济增长,经济增长甚至被当成最重要的政治目标,形成一整套增长主义导向的经济、政治的政策组合。民众也在这套制度引导下,以追求金钱、财富为人生价值,物质主义甚嚣尘上。

  城市,让“房地产”更美好

  近些年的城市改造,不外是两条道路,一是旧城改造,二是重建新城。改造可利用原有道路、管网、学校、医院等公共资源,且催生出大量被拆迁人口,造成所谓的“刚性需求”,边拆边卖边建设,官员和开发商联合造城,逐步推高房价和地价,也带来更多的土地转让收入,被大多数地方政府所认可。[详细]

  激进投资,地方政府最钟情

  在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仍是地方政府最钟情的手段。2008年11月中央推出4万亿计划之后,各地政府迅速公布了各自的投资计划,这些投资计划总额一度超过20万亿。各地投资扩张的后果,必然是银行信贷大量增加,地方政府高负债搞投资路线继续扩张。

  为了增长,行政权力不得不越俎代庖

  中国的城市化过程非市民主导,而由政府主导。政府官员在进行旧城改造、新城规划时,过多从经济角度考虑,追求土地收益最大化和经济增长率最大化,而较少从市民生活的角度考虑。中国城市化的动力,虽也来自经济、社会结构转变的内在逻辑,但地方政府权力过大且未受到约束,不合理地操纵城市化过程。

  为了增长,只重金钱不重精神

  鄂尔多斯,这座依赖中国十年来特色产业结构和资源匮乏而暴发的城市,这是一座地表很贫瘠、地下产黑金的城市;这是一群物质暴发但精神仍旧贫穷的人群。没有奢侈品店却充斥着大量的奢侈品,用名表与名车武装自己来证明自己身价几何,这是一座有太多一夜暴富故事的城市,刻意掩饰却有着抹不掉硬伤的城市

  。

  盲目跟风、胡乱攀比,是为了政绩,而政绩就是增长的GDP

  盲目跟风、胡乱攀比,是为了政绩,而政绩就是增长的GDP

  二十多年来,盲目跟风胡乱攀比的城市建设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世纪80年代初,深圳推出旅游项目“锦绣中华”,于是,雷同或类似“锦绣中华”的项目在各地纷纷上马,结果昙花一现,绝大多数中途夭折或最终倒闭。20世纪80年代中期,“仿古一条街”风行全国,假古董盛行,扭曲传统与地方文化,至今留存非常有限。20世纪80年代后期,模仿美国硅谷开发模式,许多城市的高新技术园区均以“谷”命名。20世纪90年代初期,“广场风”几乎刮遍全国…当财大气粗的鄂尔多斯政府在荒漠里造空城时,放置于中国特色的背景下也不足为怪了。[详细]

  经济增长压倒一切的思想不可持续

  经济增长压倒一切的思想不可持续

  经济,会无限增长吗?

  对任何现代国家来说,一定的经济增长是必要的,对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尤其如此。然而,一旦增长变成治国理念,变成增长压倒一切,就可能造成“增长的幻象”。正如有些地方,举债搞建设,城建大跃进,把儿孙的钞票都提前用掉了,但终究是获得了“成功”,成者英雄败者寇,反而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却并未引起警觉。

  经济并不会无限增长,资源并不会用之不竭

  鄂尔多斯还年轻,但已有巨额财富,这财富背后却是污染环境的原罪。“你没去过乌海吧?那里曾经和鄂尔多斯很相似,但现在煤没了,活力也没了。煤早晚会被挖光,城市发展不能只靠资源,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小郭看着对面那片地出神。[详细]

  盲目求增长,会制造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精神问题

  近几年来公众普遍关注的权贵私有化、贫富分化持续扩大、暴力拆迁与征地、房价疯狂上涨等热点问题,无不导源于增长主义的意识形态与其政策组合,同时,增长主义广泛而严重地侵蚀着国民的精神,令国民相当程度地陷入焦虑、不安、不快的状态。[详细]

  经济增长愈快,政府越容易成为逐利的公司

  增长主义政策组合的致命缺陷在于:政府偏离了自己的正当本性,成为逐利的公司,甚至更糟糕的,成为正常社会合作、交易秩序的破坏者,社会健全的精神秩序的侵蚀者。此种现象并不鲜见,一些地方政府以强力拆迁、征地,引发与民众的冲突;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人为操纵房价、引发民众的房产崇拜与精神焦虑症。

  更多>>

  2010.05.052010.04.302010.04.29 2010.04.282010.04.27

  上海世博史上最大并不够我们怎样才能保护好孩子?

  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双英辩论”让民众知情拆迁“火药桶”

  上海世博史上最大并不够我们怎样才能保护好孩子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双英辩论”让民众知情拆迁“火药桶”

  2010.04.262010.04.222010.04.212010.04.202010.04.19

  “酸雨”未来风满楼勿忘农业之本房产新政股市跳水往生救灾款更应发挥政府力量

  “酸雨”未来风满楼勿忘农业之本房产新政股市跳水往生救灾款更应发挥政府力量